🏆🏆🌈【备用网址yabocom.cc】亚博yabo官网手机登录_网页版【人间万事细如毛,我有小事大如斗】,【凡夫俗子不下苦功夫、死力气去努力做成一件事,根本就没资格去谈什么天赋不天赋】
马尔萨斯陷阱30 世界正滑向危险边缘
马尔萨斯陷阱30 世界正滑向危险边缘

马尔萨斯陷阱30 世界正滑向危险边缘

前两篇“马尔萨斯陷阱3.0”文章是,基于马尔萨斯理论,从技术革命周期的角度,依据边际收益递减规律,观察当前经济全球化及国际政治局势,得出结论:

马尔萨斯陷阱1.0主要表现为19世纪上半叶的欧洲社会暴动,马尔萨斯陷阱2.0则是大萧条与两次世界大战。

马尔萨斯3.0陷阱主要表现为:货币超发掠夺财富、人为制造金融危机、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全球化大退潮以及地缘政治军事冲突。

《三大周期叠加 美国到底怎么了?》,从“马尔萨斯陷阱3.0”的视角看到,美国在技术、货币、政治三大周期叠加时,发起的各种以“美国优先”为原则的冲突。

《中美正进入“马尔萨斯陷阱3.0 ”》,从“马尔萨斯陷阱3.0”的视角观察,中美之间的货币战、贸易战与秩序战。

如今,关于马尔萨斯陷阱3.0之零和博弈、存量争夺趋势愈加明显,最近这方面的声音日益增大,全球化经济及政治局势正在快速向“马尔萨斯陷阱3.0”推进:

美国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贸易战晋升到金融战,汇率市场角逐、资本市场博弈公开化,汇率及金融市场波动,正在左右中美乃至全球经济形势。

日本“扮猪吃老虎”,打击韩国心脏产业,韩国“金丝雀”拉响警报,经济严重下滑,日韩“假老铁”深度纠缠于历史旧账、经济冲突及东亚博弈之中。

随着中美贸易战进入纵深领域,东亚局势波云诡谲,先是朝韩关系缓和,美朝在“三八线”大秀恩爱;

然后,越南尽显“小国生存之道”,与美国打得火热,挖中国的制造业墙角,试图成为中美贸易规避冲突的“地下通道”;

如今,日本打压韩国,压制中韩关系,与中国重启战略对话,试图在中美角逐之间成为第三极,增大其在东亚的控制权。

英国保守党上台,“英版川普”约翰逊出任英首相,将推行强硬政策,或推动英国提前“硬脱欧”,欧盟撕裂加剧。

印巴冲突升级,印度趁机大军压境,“巴铁”盟友沙特退缩,俄罗斯驰援印度联合军演,巴基斯坦寻求美国帮助,美假中立暗助印,巴方希望中国主持公道,印度“打开了地缘政治的潘多拉盒子”,大国势力同时角逐于此。

美联储生怕刺破美股资产泡沫,又担心贸易战下经济衰退加剧,小心翼翼地结束了本轮加息周期,搞了一个“降息”;

市场预期到美联储的恐惧以及经济衰退的危险,美股带动全球股票大跌,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经济衰退征兆凸显;

未来美联储操作空间有限,全球央行渴望放水,货币超发主导的财富掠夺到了泡沫崩溃的边缘。

作为“马尔萨斯陷阱3.0”第三篇,本文将视野从之前的美国、中美放大到全球,聚焦于全球化经济及东亚局势的演变,观察新形势之下,国与国之间、经济主体之间陷入怎样的零和博弈、存量厮杀之中。

在古代,经济的存量争夺之战,主要表现为,统治者大征苛捐杂税,搜刮钱财,甚至发动战争,抢钱,抢粮,抢女人。

所有人都知道,货币超发不会带来经济持续增长,也不会带来总体财富的真实增加,只会增加通货膨胀或资产价格泡沫,加剧危机的爆发。

但是,所有人都渴望直升机撒钱,都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亦或是都希望“饮鸩止渴”缓解眼前之苦。

世人这种侥幸心理和“饮鸩止渴”的期望,被包装成为货币超发、财富掠夺最堂而皇之的理由——救市。

张五常在科斯悼词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是凯恩斯影响了政府大手花钱吗?还是政府要大手花钱才捧出凯恩斯?”

由于货币短期非中性和人为控制货币供给,直升机撒钱时,捡到钱的人相当于抢夺了他人的财富;没有捡到的则被他人掠夺。

如今,美联储终结了一轮加息周期,鲍威尔小心翼翼地以“格林斯潘式”的口吻,宣布“”降息。

然而,鲍威尔东施效颦般的笨拙表演,被市场一眼看透:美联储担心资产泡沫崩溃及经济衰退而左右为难。

实际上,全球央行早已没有底线,韩国、印尼、乌克兰、南非、新西兰、澳大利亚、印度等几十个国家早已开启降息门阀。

但是,美联储不开启新一轮降息,这些国家还是不敢肆无忌惮的放水,主要考虑到本币贬值、汇率波动的风险。

各国希望美联储出个“王炸”,炸开货币大坝,让货币潮水一泻千里。没想到,鲍威尔出了一对“老K”,阴阳怪气、不知男女。

伯南克曾经评价美联储的工作:“在艰难的环境之中,清晰明确的沟通比决策的灵活性还要重要。”

这一次,美联储不敢随意超发货币,搞存量厮杀,因为担心再搞一次厮杀会引爆资产泡沫。

这两次历史级的金融危机爆发,都是技术周期进入底部,技术革命红利消失后,世界陷入宽货币、宽信贷的存量争夺,而后引发的资产价格的结果。

更为可怕的是,这两次危机之后,世人并未惊醒,反而以“救市”之大名大义,进入更加恶劣的存量争夺。

大萧条时期,小罗斯福总统上台,美元与黄金脱钩,大肆借钱搞投资刺激经济,单方面让美元贬值,高筑贸易保护围墙,冲击国际金融市场。

后来,全球掀起一轮极端的贸易保护主义,纳粹主义上台,各国开启存量厮杀,最终酿成第二次世界大战。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这一次倒是全球联合行动救市,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搞量化宽松,带头掀起了货币海啸。

每一次货币大潮,拯救和保护的总是护城河以内的达官显贵,冲垮的总是前门之外的贩夫走卒。

伯南克救市的结果是,吹起了一个人类史上最为庞大的资产泡沫——美股、美债以及全球资产。

2015年12月到2019年7月,这轮加息周期不长不短,但加息力度非常有限,只加了250个基点。

货币超发越多,投资收益率越低,负债率越高,债务规模越大,经济结构失衡越深;若加息,容易拉爆债务市场和资产泡沫,从而抑制了加息空间。

反过来,加息不够,手中无米,美联储若不继续加息,只能在2.25%的利率空间里捣腾,换言之,只有250个基点的降息空间。

实际上,从格林斯潘开始,每一次货币超发,美国经济结构性失衡就越严重,降息空间越来越小,货币政策愈加被动,直至政策失灵、手段失效。

加息,实体经济饥渴难耐,金融泡沫风险加剧;降息,经济杠杆率继续攀升,金融泡沫加速膨胀。

如今一些国家的利率政策基本失效,稍微加息或降息,市场要不资金链断裂,要不大水漫灌。金融资产价格与负债率奇高无比,实体经济却增长乏力。

美联储这次降息后,沃尔克、格林斯潘、伯南克、耶伦四位前美联储主席发表联名信,呼吁保持美联储独立性,确保货币政策决策不受短期政治压力影响。

他们认为,货币政策如果向政治诉求低头,会导致糟糕的经济表现,包括通胀更高、增长更慢。

美联储的谨慎政策容易引发投资预期混乱,甚至向市场释放了一个巨大的利空信号:美联储对金融市场稳定诚惶诚恐,金融泡沫危在旦夕。

房产,是富人的财富,中产的债务。富人可以做资产配置对冲风险,而中产财富多压在房产上。

金融危机爆发,中产的财富大幅度缩水;每次金融危机后,富人的财富反而增加。

伯南克卸任后为自己写了本辩词叫《行动的勇气》,他说:“在所有的危机当中,都会有两类人:敢于行动者和惧怕行动者。……我们行动了。”

他认为,他的救市行动,符合美联储作为最后贷款人的职责,符合白芝浩当年定下的原则。

但其实,这个世界或许不需要救市的勇气,而是需要不救市的勇气;不仅需要白芝浩原则,而更需要沃尔克法则。

资产价格泡沫,是对这一马尔萨斯行为最严厉的惩罚。但这一惩罚,回头又会促成救市之行动,掀起更加狂暴的存量掠夺。

在《日韩贸易战 中美博弈中的东亚局势》一文中,我们指出,中美两个大国贸易战一开打,东亚局势瞬间风云变幻、波云诡谲。

过去,美日韩是“铁三角”,中朝是“铁哥们”。朝韩对立,中美博弈,日方得利。

如今,中美贸易战持续,日本却与中国重启战略对话,日韩两国居然也打贸易战,美朝却在三八线大秀恩爱。

在中美博弈之下,小国努力抓住机会混乱时局,试图左右逢源、两边得利,尽显“小国生存之道”;大国则跃跃欲试,试图利用中美角逐之机拓展在东亚的生存空间。

自甲午战争以来,东亚长期滑入马尔萨斯陷阱。朝鲜半岛,一度成为马尔萨斯式绞杀的最前线。

这场危机之后,欧美世界普遍陷入低增长区,美国国内对华情绪及对华战略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越南,正在学习新加坡的“小国生存之道”(详见《全球产业链重组 越南,有机会吗?》)。

越南一方面快速融入国际市场,与美国展开贸易;另一方面与中国交好,试图成为中美贸易的“地下通道”;

如今,中国从美国进口猪肉及农产品,也是绕道越南。越南的生存空间获得较大改善。

这一次,特朗普访问日本后,飞赴韩国,与金正恩在“三八线”——朝韩边境非军事区上高调“示爱”。

同样深谙小国生存之道的韩国,早在1992年中韩建交开始,就利用中美关系在两头都吃得钵满盆满。

只是韩国在中美博弈之间忽略了日本的实力。日本这次“扮猪吃老虎”,出手打击韩国半导体,在东亚的存在感立即飙升,令人恍然大悟:

打压韩国的同时,日本迅速与中国启动了暂停多年的战略对话。在最近特殊的日子里,中日表现出同样的默契。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美国也乐意,一方面日本敲打了韩国,另一方面美国能够掌控日本,可以增加与中国博弈的灵活性。

三十年没有秀肌肉的日本,这会一鸣惊人,它的野心绝不是像韩国、朝鲜、越南一样两边得利,而是试图成为中美之间在东亚的第三极。

当我们还没搞清楚日韩局势时,印巴冲突又快速升级。这是一个麻团,美、俄、印、中、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都交织其中。

中美两国贸易战打破东亚平静以后,东亚的利益角逐迅速升级,立即成为国际地缘政治的焦点。

韩国经济对外依存度达70%,中美贸易战对其冲击巨大。中美贸易战开打后,韩国经济增速下滑到2.7%,创近六年新低。

今年5月韩国的半导体出口同比减少30%,显示器减少21.5%,手机减少33.9%。

韩国经济的顶梁柱三星集团的业绩下滑严重,其中三星电子二季度营业利润只有6.5万亿韩元,同比大减56.3%。

日韩贸易战对韩国的打击可以用“致命”来形容。日本这些年低调地研发上游产业核心技术,所有人都认为韩国是全球半导体的王者。

当日本对韩国“禁运制裁”断供含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及氟化氢时,人们才意识到,日本在上游积蓄的力量是多么的惊人,它才是骑在韩国头上的王者荣耀。

日本占全球氟聚酰亚胺和光刻胶总产量的90%,全球半导体企业70%的氟化氢需从日本进口。日本几乎是韩国半导体公司的唯一核心原料来源国。

禁运制裁后,三星、LG、SK库存立即告急,韩国的OLED、存储芯片、CIS芯片、DRAM几乎都无法生产。

日韩贸易冲突的底线是美日韩三方安全关系。换言之,美国换了一个圈让两个小弟折腾,掌控着日韩贸易冲突的边界。

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可能会得到改善。日本试图在中美贸易战中起到微妙的作用,增加博弈的灵活性和缓冲空间。

印巴冲突是一个不确定性因素。克什米尔大概率会成为马尔萨斯陷阱3.0中地缘政治军事冲突的代表作。

中美这场贸易战,打打停停,是一场持续战。如今,两国赛道从低速的贸易战、科技战,转向高速的汇率战、金融战。

正如在《资产泡沫 中美金融战的阿喀琉斯之踵》中所言,输赢的关键不在贸易战、金融战,而在资产泡沫危机。

中美两国就像两个强大的骑士对决,在这场“特洛伊战争”中,看谁先射中对方的阿喀琉斯之踵——中国的房地产、美国的股票与国债。

未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定然谨慎微妙,美方踩着美股美债泡沫,中方踩着房地产疑云,双方腾云驾雾,汇率出鞘,金融狙击,但都担心脚下的泡沫在货币混乱的脉冲中崩溃,坠入万丈深渊。

“树不会长到天上去”,人类社会的演进并非平滑的、线性的,而是“创造性破坏”的:

人类经济在技术涨时递增(边际曲线右移),在技术退潮时递减(边际曲线向右下倾斜)。

熊彼特认为,每一次技术革新的结果便是可预期的下一次萧条;每一次经济陷入衰退,又意味着新的技术创新正在酝酿,经济的复苏及繁荣即将到来。

每一次工业革命间隔的时间大约是100年,重大技术红利维持时间为55年,经济维持在中高增长,然后持续递减,面临45年左右的低增长状态。

下一次技术浪潮,又会将边际曲线右移,推动人类经济迈向新的高度(详见《低增长之谜 中国经济能否持续增长?》)。

技术红利消失,经济增长低迷,人类陷入存量厮杀,保护主义、社会矛盾、经济危机、国家冲突甚至战争乎不可避免。

日本在1990年泡沫危机后经济增长低迷;欧洲在1990年代逐渐步入低增长区;韩国在2000年后经济减速,如今进入低增长。

美国占据了信息技术革命的领导权,利用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红利,经济增长维持到2007年次贷危机之前。

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美国经济持续了十年左右的低增长。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但受全球不景气及高负债率的拖累,美国未来几年增长预期不容乐观。

另外,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终结拉美增长奇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终极了亚洲四小龙、四小虎的增长奇迹;这些年,巴西、俄罗斯、南非三大金砖褪色成泥砖。

梳理历史,环顾世界,2008年世界性经济危机,彻底终结了第三次技术革命的高增长,也推动世界滑入马尔萨斯陷阱3.0。

中国经济正在换档降速,但还是比较难感受到低增长的威胁,更难体会所谓的技术周期底部。

过去四十年,中国享受着人口红利、法律红利、环境红利、货币红利以及全球技术外溢红利,经济快速发展。

欧美的纺织、钢铁、机电、家电、汽车、电子、计算机等通用性技术、流水线,以及金融、银行、股票、治疗、企业、基础科学等一系列知识及制度,通过产业梯度转移的方式引入中国。

但在欧洲,这些国家半个世纪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汽车、火车、飞机、建筑、石油能源、机械制造基本上在吃工业时代的老本。

如今,信息技术红利消失,摩尔定律逐渐失效,人类正处于第三次技术革命的周期底部。在下一次技术突破之前,世界将进入“至暗时刻”。

前些年,德国推出工业4.0,美国推出工业互联网,中国推出中国制造2025,但是工业智能化一直没有革命性突破。

新能源、基因技术、新材料、虚拟现实、无人驾驶等处于“叫好不叫座”的阶段,技术成熟度不够,没能大规模商用。

技术红利消失,美国及欧盟依靠印刷钞票维持高增长、高福利,结果次贷危机击穿了泡沫,引发了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

自2008年金融危机人类滑入“马尔萨斯陷阱3.0”以来,欧洲民粹主义泛滥,极右翼势力崛起,意大利政党斗争激烈,法国黄背心运动声势浩大,德国默多克失势,英国公投脱欧,俄罗斯国内骚乱……

美国特朗普上台后,秉承“美国优先”原则,在全球到处退群,打破原有的国际秩序,同时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向印度、墨西哥、日本、韩国以及欧洲都发起贸易摩擦。

刚刚,左翼候选人费尔南德斯在总统大选初选中击败右翼马克里总统。这一消息演变为“黑天鹅”,重击阿根廷金融市场,上演了股汇债三杀的悲惨局面。

这只曾经翱翔世界上空的“潘帕斯雄鹰”,在马尔萨斯陷阱中被“灰色的马”杀死。

一是零和博弈、相互厮杀倒逼技术创新。正如二战带来航空航天、核能、计算机等底层技术,但是战争永远都是净损失,是人类最大的罪恶。

货币超发,资产泡沫,存量争夺,定然助长投机之风,而不是创新精神。所以,利于技术进步的制度,必须控制货币发行量,构建独立的、科学的货币制度。

新兴国家的问题在于,央行及商业银行系统不够独立,财政赤字货币化融资规模大,负债率高,基建投资大,教育投资不足,贫富分化严重,极大地杀伤了技术创新,

过去几十年,欧美世界通胀率都很低,但是货币发行量很大,大量货币进入房地产、债券及金融市场中,导致资产价格膨胀,债务规模高企。

除了货币制度外,构建稳定的金融制度和科学的政治制度,推动社会公平及教育进步,才能防止陷入马尔萨斯式的存量厮杀,避免社会动荡不安。

在泡沫危机后,日本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转型升级,但这个国家没有出现欧洲式的动乱。

除了高储蓄之外,日本痛定思痛、下定决心,推行两大改革,维持社会稳定,促进技术创新:

日本政府重点扶植基础科学及核心技术,实施了多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在这一计划的支持下,日本企业逐渐放弃终端市场,向上游的核心技术转型升级。

如今,日本企业上游在商用领域的大型核电、新能源、氢燃料电池、电力电网、医疗技术、能源存储技术、生物科技、机器人研发及高精软等方面建立全球竞争优势。

日本没有消失,只是在低调地搞核心技术积累(详见《平成三十年 樱花落尽,默语重生》)。

这一次,日本狙击韩国半导体,就彰显了日本在上游核心技术上的实力——垄断了含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及氟化氢供给市场。

1996-2010年左右日本实施了一系列的法律修订,其结果是《银行法》、《证券法》、《保险法》、《保险业法》、《信托法》、《信托业法》等几乎所有法律都被修改。这被一些学者称为明治维新以来的第三次开国。

日本泡沫经济崩溃主要源于金融体系。这次改革首当其冲是金融制度,日本政府提出的是金融大爆炸改革。

日本大型金融机构山一证券和北海道托殖银行破产,终结了“护送船团方式”(大而不能倒)。

这标志着,日本二战后的旧金融体制崩溃,一个更加强化经营效率和风险监管的新制度诞生。

制度创新,本身也是广义技术创新的一部分。只有更科学公平的制度,才能防止人类在技术周期底部陷入存量绞杀,掉入马尔萨斯陷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