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网址yabocom.cc】亚博yabo官网手机登录_网页版【人间万事细如毛,我有小事大如斗】,【凡夫俗子不下苦功夫、死力气去努力做成一件事,根本就没资格去谈什么天赋不天赋】
对印自卫反击47岁师长带队翻越喜马拉雅山:要打就把敌人打服
对印自卫反击47岁师长带队翻越喜马拉雅山:要打就把敌人打服

对印自卫反击47岁师长带队翻越喜马拉雅山:要打就把敌人打服

从1950年代初期开始,扩张野心逐渐膨胀的印度政府不断在中印边界制造事端,蚕食大量中国领土。

尽管中国政府和人民从巩固不结盟运动,团结第三世界国家的大局考虑,始终保持克制,但我方释放的善意却被印方视为软弱可欺。

到了1962年下半年,随着印度方面持续在边界地区增兵,双方的关系终于走到了剑拔弩张的一步,任何一次“擦枪走火”,都有可能爆发激战。

然而,当时印度执政的尼赫鲁政府和以布里吉·考尔将军为首的陆军仿佛唯恐天下不乱,在得到美国和苏联支持后,尼赫鲁政府公开叫嚣“要把中国军队从印军占领的争议地区清除掉”。

1962年9月下旬,进入克节朗河谷的印度军队向边防部队悍然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战士20多人。

10月上旬,印军第7步兵旅试图渡过克节朗河,但遭到猛烈反击,不得不狼狈退回河对岸,双方沿着克节朗河形成对峙。

当时,中国刚刚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国内十分困难,但是敌人已经把刺刀顶在我们胸口了,打不打?关键时刻,毛主席最终决策:来而不往非礼也,要好好教训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强盗!

1962年10月20日,开始分东西两线向侵入我领土的印度军队展开大规模反击。

毛主席比大多数人看得准:10月23日,一直偏袒印度的美苏两国在加勒比海爆发了古巴导弹危机,两个超级大国一时难以顾及中印边界局势,在这个时候动手,我们可以放开了打!

东线日清晨开始,到这一天傍晚大规模交战已经基本结束,参战部队战前对印军的顽抗和增援做了充分的战斗准备,然而双方交火之后印军却一触即溃。

这一点从张国华司令员到各级营、连、排长、战士都没有想到,各部队上报的俘虏人数也不多,原因就是印度军队一开战就纷纷逃进深山老林里躲起来了!

第一阶段反击作战取得大胜,然而,不甘心失败的尼赫鲁和考尔一面宣布“全国总动员”,一面又调集了近3万军队,企图在东线再与中国军队决一雌雄。

为了实施自卫反击作战组织指挥,当时成立了“西藏军区前线指挥部,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兼任前指司令员,军区副司令员邓少东、赵文进(都是55年开国少将)兼任前指副司令员。

根据总参谋部制定的作战方案,将采用浅近迂回的战法,先打西山口的印军第62旅5个营,再打德让宗的印军第65旅主力,第三步敲掉印军第48旅、第67旅和炮兵第4旅主力。

这个方案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优点,四平八稳,最关键的是首长可以依据需要控制战局,随时喊停。

赵文进,这个1929年参加红军,冀东平原打过日本鬼子,朝鲜战场打过美国鬼子,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对总参的方案并不满意:只要是前线打仗的军人,谁看了都不满意!

照这打法,本来是一字长蛇阵的印军很快就会被赶到一起,抱团和我军硬刚,一旦印军形成重兵集团,那么硬啃就不容易歼灭他们,打服他们。

更重要的是,打呆仗牺牲最大的肯定是一线战士!赵文进是从大头兵打出来的,如果战士无谓地牺牲他心疼啊!

胆大包天的赵文进找到张国华司令员,提出了一个大纵深迂回包抄的方案:以一个师兵力秘密出击,插到德让宗与邦迪拉之间,打乱敌人的战斗部署,将印军第62、65旅和第48、67旅分割歼灭,最后一举拿下邦迪拉。

张国华当然知道在总参老帅们的担忧,他们也怕万一我军迂回距离过远,容易悬师深入,补给不济那就麻烦了!而且我军迂回容易误入不丹境内,引发不必要的国际争端。

张国华拿着红蓝铅笔踌躇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来个“先斩后奏”:老赵,我支持你,就按这个方案打!只要能打赢,就是天大的责任,我老张给你扛着。

迂回到敌后意味着要横跨整个喜马拉雅山脉,部分山区的海拔高达5000米以上,我军地形不熟,道路不明,又没有详细准确的军亊地图,弄不好就要丧师雪域荒山!

张国华刚刚提出这个任务,参战的各师师长们就嚷作一团,争先恐后地争着要啃这块硬骨头。

11师师长余致泉砰地把拳头擂到桌子上,斩钉截铁地说:“我代表红军师全体指战员坚决要求前指首长把迂回、断路、切尾的任务交给我们师!”

张国华心里暗暗佩服:好一个红军师,好一个余致泉!谁人不知,翻越喜马拉雅山穿插敌后,这就是兵行险着的“无后方作战”!

在太平洋战争中,堀井富太郎少将指挥的日军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北岸的布纳登陆,试图通过100公里长的“科科达小道”翻越欧文斯坦利山脉奇袭澳军基地莫尔兹比港。

科科达小道是一条藏在密林中的崎岖山路,阴晴不定,疟疾横行,虽然沿途澳大利亚军队阻击的力量甚为微弱,但日军由于不熟悉当地情况频频迷路,加之水土不服,大批病倒。

更要命的是当时负责日军后勤运输的人力根本就不够,一个多月时间6000日军一路病倒饿死了4000多人,只剩下少数兵力,最终在伊米塔岭之战中受挫于2个民兵营的澳大利亚军队,不得不放弃了攻略莫尔兹比港的计划。

要穿过严寒荒芜的喜马拉雅山,深入敌后200公里,沿途随时有暴风雪和雪崩不说,可能还会遇到印军的伏击,这难度比20年前的科科达小道之战更要难上千百倍!

当时印度军队的判断是:只能沿着从西山口到邦迪拉的公路轴线一路推进,喜马拉雅山如同天堑,岂能飞越?因此,印军在公路沿线部署重兵,试图消除这个阵型中唯一的破绽。

但印军千算万算,漏算一着,虽然喜马拉雅山是天险,但打仗靠的不仅是地利,更是人和。张国华和余致泉深入前线,向当地的藏族同胞虚心请教,终于发现了一条地图上找不到的小路:贝利小道。

早在1913年,英军上尉贝利为了侵略中国西南,曾经徒步进入西藏,沿途勘察山川地形,并为麦克马洪爵士那臭名昭著的“麦克马洪线”提供地理资料。

当贝利从西藏返回印度时,他从雅鲁藏布江出发沿着一条由北向南的直线连续翻越了几座大山和连绵不断的原始丛林之后,竟然出乎意料地直接进入了邦迪拉河谷。

11月9日,余致泉师长召开全师主要干部会议,决定穿越贝利小道的具体部署:

33团先行出发,沿江达、听布、鲁克塘、折多拉山口、泽拉山口、彼辛山口、卡拉、东日则、拉干、旁马、拉洪桥小道前进,务必于11月18日零时前抵达拉洪,截断邦迪拉与德让宗公路。

32团随师指挥所后开进,当33团截断公路后迅速投入战斗,沿公路向德让宗之敌发起进攻,堵住敌人向打拢宗逃跑的山沟道路,并阻敌向邦迪拉靠拢。

工兵营一个连随33团行动、后勤部队和救护所随师部行进,2个团和保障部队共5000人每人携带半个基数弹药和7天的干粮,于11月10日凌晨出击!也就是说,的粮食只能吃到11月18日。

普通人在海拔3000米以上就可能会出现头晕呕吐缺氧的高原反应,何况是5000米以上的高山,而且指战员人均还要负重30公斤的补给和装备,因此,吃的真不能再多带了!

让余致泉师长没有想到的是,对印度军队占我疆土,杀害我同胞,干扰人民正常生活的强盗行径深恶痛绝的藏族同胞在基层党组织的发动下,竟组成了1000多人的后勤保障队伍专门支援11师作战。

很多生活本来就不宽裕的藏族同胞,把家里仅有的牦牛和山羊都杀了,送来糌粑、酥油和牛羊肉给吃。这样,出发前2天几乎就不用吃自己带的干粮了。

藏族同胞一人能背一两百斤,负担比战士还重多了,自己又累又饿,也坚决不肯吃背上的粮食。

多好的群众啊!余致泉师长的眼圈红了,只有人民才是战士们最大的靠山,不靠天,不靠地,老百姓来给子弟兵撑腰!这样的军队,才是真正战无不胜的军队。

等到11师的部队来到传说中贝利小道的起点时,大家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其实贝利小道根本没有现成的路,全是陡峭的山崖和一眼望不到头的森林。

没有办法,11师的工兵只好请藏族同胞在地图上指明方向,用凿子、斧头、钢钎和炸药硬生生地在崇山峻岭间开出一条勉强能供人行走的路。

一边是狭窄的小路,一边是万丈深渊,就算不背东西,走在上面也是让人栗栗危惧,11师师部第一天就摔死了9匹马,这下更麻烦了,原来是马驮的东西只能靠战士们额外背上。

11月12日下午,11师开始翻越折多拉山口,这里的海拔已经超过4700米,11月的喜马拉雅山气温降到-20℃以下,满山积雪中根本找不到路,狂风呼啸,吹得人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

更要命的是,11月天黑得很早,夜幕降临之后部队完全变成了摸黑走路,火把完全打不着,前队和后队之间只能靠大声喊话联系,没有走多久,许多人已经被身上的装备压得眼冒金星,大口喘气。

这样的行军实在是太艰难了!就算战士的身子板是铁打的,也架不住高原反应、负重行军、夜间行军、走积雪山路这么多考验啊。好多人走着走着就是在雪地里一滑,摔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这时候,只有追求胜利的信念在支撑着大家拉动双腿,一步步向上攀登,1916年出生的余致泉师长当时已经47岁,但这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和战士们一样,身上背着重重的给养和装备,锲而不舍地跋涉前行。

看到老师长那么大年纪却没有掉队,许多年轻战士的心里蓦地升起一股动力,师长快五十的人了,上半辈子打过、打过鬼子、打过美帝,早已功成名就,本该呆在后方享享清福,甚至连孙子都抱上了。

然而为了祖国的尊严、人民的安宁,他却选择和大家一起甘冒奇险,建立不世奇功!

11师在折多拉山口走了整整一夜,到13日凌晨才抵达山顶,但是天公不作美,此时山上又刮起了大风,好多人下山几乎是走一步滑两步,好不容易下了山,又涉水跨过一条冰河,战士们的棉衣和皮肤都冻得粘在了一起。

11月15日,通过择拉山口,不期而遇地和印军的一个排发生遭遇战,虽然打垮了这股敌人,但余致泉师长经过分析认为,原先印军部署在更南边的波拉辛山口,如今前出到择拉山口,说明印军已经注意到了这条隐秘的小路。

兵贵神速,我军必须马上出发,这样才能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余师长立即决定,部队原定下午5点出发的时间提前到下午2点半,他自己不顾已经连续腹泻两天,跟着33团一起行动了。

到这一天下午6点多,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印军据守的波拉辛山口,这里的印度军队还没有料到中国军队竟然已经打到了眼皮底下,还在懒懒散散地砍伐树木,构筑工事。

我军从山崖底下悄悄地绕到了印军背后,突然发起夹击,炸掉了敌人刚刚造好的地堡,2个排的印军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只打了几分钟就大部被歼,少数几个人逃进了森林。

波拉辛山口打响之后,其他据点的印军听见枪炮声竟然丢盔弃甲,狼狈向南逃窜,战士急追了一天,大冬天的竟然连棉衣棉裤都被汗水湿透了。

虽然印军第4师已经部署了一些部队试图截击从贝利小道南下迂回的“小股中国军队”,但他们没料到杀出来的竟然是大部队,而且来得还这么快!

此时,11师已经接近贝利小道的终点,遇到的地形也从高山的荒滩秃岭变成了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

好多战士行军整整一天都没有喝上一口水,连马尿都捧起来喝了,这时终于喝了一些带着树叶霉味的溪水。

连续走了5天的战士们线师老兵回忆说:“连走路都能睡着,闭着眼杵着棍子往前走。”

这里的路虽然也不好走,到处都是树叶和枯木沉积的沼泽陷阱,但是终究比雪山好多了,战士们深一脚浅一脚,总算走出了这个烂泥坑一般的绿色地狱。

到11月16日下午4点30分,11师在余师长的带领下终于胜利走出了贝利小道。

6天5夜中,我军穿插贝利小道,翻越4000-5000米高的山峰5座,跨峻岭7个,过桥19座,修桥13座,架桥1座,涉冰河1条,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

11月17日,11师抵达此次穿插行动的目的地:登班,登班背后就是德邦公路上的枢纽拉洪桥,印军48旅深知此地险要,派出了一个营已经在此事先构筑了一些防御阵地。

11师组织了32、33团5个营的兵力,于17日下午5点向登班以北的印军阵地发起突然进攻,我军的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一齐开火,印军乱成一团,纷纷向拉洪桥方向溃逃。

本来登班主阵地还有2个连的印军,但是我军追得太紧,印军溃兵和我军追兵混杂在一起,竟使得防守主阵地的印军分不清目标,不敢贸然开火。

在此战中,32团2营5连1排虽然只有一个排的兵力,却生生打出了一个连的架势,追到了印军阵地上的该排连续打崩印军2次反扑,并顺势夺占了印军的炮兵阵地。

畏如虎的印军远远地投来许多手榴弹,却被英勇无畏的1排战士纷纷踢到了沟里。随后我军后续部队投入战斗,印军见我军主力赶到阵脚大乱,纷纷转身逃入密林之中。

激战50分钟之后,我军占领了敌人重点阵地登班,击毙印军50多名,缴获迫击炮7门,各种枪84支。

打得实在是太猛了,32团在猛攻登班时,33团已经直逼拉洪桥,在据点的印军看见如潮水般涌来的只顾着逃命,桥下预先挂埋的四个大炸药包都没有来得及拉火。

23点10分,我11师部队全部通过拉洪桥,师指挥所立即向空发射红色信号弹,提前50分钟完成了军区前指部署的抢占拉洪桥,切断德邦公路的任务。

得知11师已经抵达目的地的消息,已经几天都没怎么合眼的张国华司令员心上悬着的那块的石头顿时落了地,他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对前指人员说:“11师不愧为英雄的红军部队!”

此时,已经切断了喜马拉雅山南麓唯一的一条进退之路,印军的一字长蛇阵顿时被我军截为两段。

得知德邦公路已经被切断的消息,被包围在西山口和德让宗的印军62、65两个旅军心动摇,开始溃退,结果跑了一半遭到截击,就在公路沿线全军溃散。

此时的印军指挥官考尔将军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急忙命令还处于包围圈之外的印军48旅出动部队救援已经陷入包围的两个旅。

此时,装备了轻型坦克的印军48旅再次遇上了苦主11师,双方刚刚交手,印军就再次溃散,这下连48旅也搭了进去。

没想到这个48旅竟然是这样的不堪一击,这让期待着打大仗的11师再次失望,余师长指挥部队继续追击,兵临邦迪拉山口。

11月21日上午9点40分,33团的一个营部挺进邦迪拉山口以南的多龙桥,这时团参谋康德心突然在前方出现了大批印军,原来这股敌人是邦迪拉主峰撤下来的“马德拉斯联队第1营”。

我军只有30人,而印军有五六百人,怎么办?我军的王文保、史洪信、冯长喜三位勇士从容不迫,悄悄埋伏到多龙桥以南,架起一挺轻机枪封锁桥面。

当印军逃到多龙桥上时,我军的轻机枪突然开火,印军如割稻草一样倒下了一片,这一轮开火当场毙伤印军35人。

印军大吃一惊,以为桥南来了主力部队,眼前过桥无望便掉头向北逃窜。结果在桥北东侧遭到我军预先埋伏的副班长李开胜等4人开火阻击,又被击毙10人。

转而向西的印军又遭我军5名战士从西侧的火力拦截。一时之间,印军只觉得到处都是,被打得晕头转向,由于不知虚实,进退两难,索性逃进了桥北的森林。

这时的神操作又来了,让前一天被俘的一名印军少尉对森林里的敌人喊线名印军走出森林,向缴械投降。

在多龙桥战斗中,我方参战36人仅3人负伤,无一阵亡,共毙俘敌军241人,缴获各种210支,子弹14000发,手榴弹84枚,火箭筒2具。

在11月19日的邦迪拉主峰战斗中,印军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被击毙。我军一开始还不知道辛格被击毙的消息,因此,击毙辛格的33团班长潘安寿最初被授予三等功。

结果击毙辛格的消息传来,军区前指立马决定潘安寿改授一等功,升为排长!打得太好了!

11月21日,实际只打了10天的边界自卫反击战第二阶段全部结束,印军4个旅大部被歼灭,伤亡被俘8000多人,还有7000多人逃进了森林,由于主动停火,最终免于被歼或被俘的命运。

在此战中,11师成为我参战各部中战果最大的部队,总计歼敌2000余人,占西藏军区歼敌人数的40%。

11师共缴获坦克9辆;汽车313辆;火炮56门,轻重机枪92挺和大批轻武器、各种弹药及军用物资。先头部队一直打到印度占据的查库、伏特山,保卫了我国的神圣领土,打出了国威、军威。

后来,有人对11师的迂回行动发表谬论,竟然说什么:11师占领邦迪拉之后,33团再追歼敌人是冒进。

毛主席听到之后,主动为11师“鸣不平”说:印度打到了麦克马洪线以北我们的地方,我们就不能打过传统习惯线吗?

1964年,11师师长余致泉由陆军大校改授陆军少将军衔,这是人民对他在1962年自卫反击战中突出贡献的肯定和感谢!

后来,余致泉将军先后任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副参谋长、军区后勤部部长。由于多年守卫边疆积劳成疾,他于1977年逝世,年仅62岁。

向张国华将军、余致泉将军和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中英勇作战,誓死捍卫国家尊严的指战员们致敬!你们都是人民的英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